污浊Kill me

摄殓好吃!想吃粮,实在没粮就只能自己产一点垃圾粮吃……

卡尔金皮没有,卡尔蓝皮抽了三十次也没有,卡尔绿皮还没走到,嘤……


我是个莫得存稿的咸鱼,不管怎么样,随便冒个泡就对了。


【摄殓】

cp:摄殓,遗照组。

友情向:前佣。

我的话:小学生文笔,不喜欢就退出,别喷我。只是一个序章……可能会写正式剧情又可能不会?

简介:大概就是微病娇卡尔与美人约瑟夫一段扭曲的爱情。并不是刀。

———————————————————————

“卡尔~待会打篮球,一起吗?”带着兜帽的少年晃了晃在书桌上的双脚。

“不了。别把脚放桌子上,奈布。”坐在他前面座位的是一个脸色略微苍白的口罩少年,少年身形瘦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倒。当然,要不是奈布见过他背着一个大箱子四处走的话一定会这么认为。

“真无聊啊,整天和那个大箱子过日子。”高大的男人抱着一个橄榄球走了过来,他拍了拍奈布的肩膀,道:“喂,奈布,咱俩去玩橄榄球吧。”

“才不要!会被你这头蛮牛撞飞的!”

“哈?也对,你这小身板。”

“说啥呢?小心我连你和那个伪绅士一起打飞!!”

卡尔余光瞟了一眼二人,选择性无视了他们二人的打闹拎着笨重的箱子走出教室。

“哼……没事吧?”奈布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喃喃低语着。

“嗯?”离他最近的男子听到了奈布的声音,他摸了摸下巴,想到了什么似得道:“哦……你说那个?最近那个连环杀人案和失踪到现在的摄影部部员约瑟夫那件事?”

“是啊,毕竟那个犯人只对长得好看的家伙下手吧?稍微有点担心,也只是稍微。”奈布揉了揉头发带上帽子,收回脚站了起来道:“走吧,我请你喝饮料。”

“哦,我要酒。”

被奈布担心的卡尔,去了一趟学校美术部的活动室后一路顺通无阻的从阴暗的小巷子里走回了家。

“我回来了。”卡尔对房间里轻轻地喊了一声,无人回应。

卡尔毫不在意地换好鞋,把箱子拿到浴室,他从口袋拿出染上了红色的手套丢到了浴缸里,打开箱子,里面的校服衬衫上染着触目惊心的红色。

“哈……不知道能不能洗干净。”卡尔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心里估算着差不多了。

走出浴室,卡尔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消毒液熟悉的味道让他十分安心。

卡尔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俊美男人,口罩下的嘴角微微上扬,他伸出手,摸着男人柔软的白发与细腻的皮肤。

真的太好了……

你还是这么美丽……

有多希望就有多绝望

蓝皮一个没有,都是屠夫动作,还有碎片,不放图让大家快乐了,再也不想充钱。。。。


今天也是心态爆炸的一天,前锋挂了之后都一心求死了,红蝶小姐姐特好心,了解了情况……佛了我。

气我自己

嗑粮嗑的太欢乐全都点上推荐了,然后……我就翻不到自己关注的太太们产的新粮了QAQ开始嘤嘤嘤


心好痛,差点成为杰克黑粉。请大家理智做杰好么……我要开始嘤嘤嘤了。

由于没有椅子本来想放一个人,就放了全局一直在救人的好人前锋,结果谁知道前锋队友这么给力五个机子都没开完,前锋修完一个机子后和我玩了会儿过山车然后在我面前蹲下了,看他一心求死我也没办法只能送他走了。最后我只能说一句,你修机的样子真……美,哈哈哈哈哈哈哈